角川将通过DWANGO的视频发布平台加强动漫等软件
分类:动漫动画

20世纪福克斯公司日前买下电子书小说《网络风暴》的电影版权,该书由马修麦瑟创作,是继《五十度灰》之后又一本成功售出电影改编版权的电子书小说。

动画公司如何盈利?漫画企业怎么变现? 对于这两个问题,三文娱一直在做分析观察。除了研究国内行业动向,我们也对海外的市场机会保持关注。下个月,我们就要在亚洲规模最大的游戏展TGS举行时,和多位业内高管一起,拜访日本顶尖的动漫公司或平台,探索更广阔的商业潜力。 我们将与日本的视频、漫画、游戏平台会面,沟通作品海外发布、洽谈组建制作委员会等、寻找日本优质IP授权合作等。我们计划拜访Netflix日本、Line Manga、Niconico和角川、Pixiv、Cyberagent、万代以及日本亚马逊。 日本角川集团在日本已有七十余年的悠久历史,对杂志、书籍、动画、电影、游戏、数字出版等各方面业务都有涉及。不过在很多中国动漫爱好者眼中,它的知名度并不能与讲谈社,集英社和小学馆相提并论。但随着角川近些年的大规模合并重组,它已经成为日本动漫业界不可忽视的娱乐巨头。 首先需要提到的就是2013年,角川完成对旗下9家子会社的吸收合并,合并后将公司更名为株式会社KADOKAWA。KADOKAWA通过统合这九家出版社的资源,进行资源优化,加强公司整体的竞争性。当年公司财报营收1511.48亿日元,比漫画三大社营收第一的集英社还高出257.99亿日元。 而就在合并一年之后,角川又有了大动作:与运营视频网站niconico动画的DWANGO公司确立了合并经营策略。以角川书店闻名的角川公司,不仅从事杂志和图书的出版,同时也广泛涉足动画和电影制作等关联产业;另一方面,DWANGO则通过运营视频网站niconico动画等网络手段拓展相关产业。 此次通过合并经营强化了两家传统媒体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关系,角川作为综合传媒企业包揽了从作品制作到发布的整个过程。角川董事长角川历彦说到,除了传统出版业务外,角川将通过DWANGO的视频发布平台加强动漫等软件发布业务,提高面向海外动漫粉丝的传播能力。 接下来我们将通过分析角川集团最新一期的财报,来看看旗下的业务状况是否实现了董事长角川历彦的美好愿景。 主要盈利方向依旧为出版业务 根据角川8月9日发表的2019年3月期的第1季度决算,销售总额为496亿3100万日元,营业利润为3亿9900万日元,本期纯利润则为3亿6800万日元。 目前角川集团业务主要分为网络服务、出版、映像游戏、其他四部分,其中收入总额最高和盈利最多依旧是出版业务。 出版业务的销售额为256亿80万日元,营业利润为10亿3700万日元,整体上相较上年有所下滑。像书籍、杂志的新刊发数均有所下降,但是电子书籍电子杂志的销量大涨弥补了纸质图书的不足,因此业绩才依然坚挺。 这很大程度上源于角川在轻小说行业占比超过40%而形成了垄断地位。轻小说在内容上本就有着轻松阅读的特征,主要人群也是年青人,而电子书这一更为便捷的形式则显然更完美匹配了轻小说的特征。像刀剑神域魔法高中的劣等生等人气系列销量继续稳步增长。 面对电子书这一不可避免的趋势,角川自营的电子书平台Book Walker,包括PC端、iPad、手机客户端都有开发,在Book Walker上新书与纸质书基本同步发售。此外还有d-magazine、Comic Walker等平台,以及和亚马逊Kindle商城等。 在和DWANGO合并之后,公司在战略上也强调了加强与其一同开发电子书平台。免费漫画服务niconico漫画也在今年首次进入了日本国内前十榜单。 即使电子书的销量一直在稳步增长,但是销售总额从2016年开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下滑,可见日本国内的出版市场已经接近饱和。角川为了推进全球战略,于2015和16年开放的 Book Walker Global和台湾Book Walker也保持着高的增长。说到中国市场,《解忧杂货店》在日本的销售额是110万,而在中国的销售额是310万,该书在中国的销售额是日本的3倍。由《解忧杂货店》改编的真人电影,也在18年中国上映。角川电子书与纸质书销售额对比 此外,角川斥巨资打造的制造物流一体化的全新出版工厂进展顺利,在一部分的文库和轻小说中,通过数字印刷的商业生产开始了试运行,预计2020年4月正式开工。 网络服务事业烧钱不止 Web服务事业主要是以DWANGO旗下的niconico项目为核心,niconico Premium会员的服务收入为支柱,并加上网站上的广告、收费视频等相关收益。此项业务销售额为67亿7500万日元、营业损失为4亿1100万日元。 角川对于网络服务业务有着很大的期待,视其为将业务拓展到海外的先锋窗口。但是面临着Netflix和AbemaTV的强烈冲击,niconico Premium会员已经减少到仅剩200万人。为了改善这种不利的局面,角川只得继续烧钱提升动画的全HD画质和生放送的HD画质,并增强网络线路。另外动画的非登录观看,直播服务和手机APP功能的改善也在进行当中,具体收效如何则需要等下个结算期的数据披露。 同时,主要进行歌曲放送和手机下载服务的综合娱乐网站dwango.jp和动画综合门户网站animelo的收费会员数也正在减少。对此角川则并不在意,着力于削减外包费和广告宣传费等的固定费用,维持收支平衡。 在线下活动上,为了谋求与其他的视频平台服务的差别化,以网络与现实的融合为主题,角川进行了各种演唱会活动的企划和运营。4月份举办的niconico超会议20182天内的到场人数达到了历史最高的16万1277人,网络收视人数则为612万1170人。 映像游戏事业增长强劲 角川集团表现最优异的则是映像、游戏事业,这部分主要是电影企划制作排片、动画的海外版权买卖、影音配送以及游戏等。第1季度销售额为111亿5900万日元,营业利润为8亿7700万日元。 角川的市场战略之一,就是对于旗下作品的跨媒体IP联动。其源头就是针对前期文库以及作品大赏的人气系列,提供动画,影视,游戏等方面的多环节推广、再加工,形成围绕内容的生态圈,挖掘各环节内容的附加值。 在旗下的众多作品中,《刀剑神域》可以作为成功的范例。这原本是作者在网络上自行发表的连载小说,角川后来将其出版成小说,后来在漫画、动画、游戏、音乐、周边商品等领域进行全媒体展开。小说日本本土发行量突破1310万部,在全球发行量超过2000万部。2017上映的剧场版电影《刀剑神域:序列之争》坐收33.5亿日元票房的好成绩。 这种做法被角川称之为内容的生态模式,将小说作品更深度、更广度地全面媒体化。因此书籍作为媒体混合展开的重要源泉之一,角川投入巨资的建设全新出版工厂和电子书平台就是为了更好的制作出畅销作品。 此外,角川也在积极开展海外的版权业务,今年4月番的动画《命运石之门0》和《全金属狂潮!Invisible Victory》等海外配信收入十分可观。剧场版《刀剑神域》和《Re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等IP的商品化许可收益则丰富了国外的IP业务展开形式。 其他事业 在其他的事业中,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教育事业,研发了将网络和现实融合的双向性教育程序,以及运营在海内外培养在创意领域人才的动漫学校;二是版权商品的企划、制作、销售和偶像CD的电子商务等事业。 本期销售额为59亿79万日元,营业损失为3亿100万日元。 从上文可以看出,在原有出版业务的基础上,角川的映像、游戏事业变现最为出色,营业总额和收入均有上涨。IP的跨媒体企划已经有着成熟的商业体系,角川大力将内容朝泛娱乐方向展开新的业务,包括在电子书、动画、电影、游戏、动漫主题体验等多个领域。 但是其源头还是在于内容的支持,在角川的出版业务营业额和利润双双出现下滑的情况,斥资打造全新数字出版体系,重视电子漫画和轻小说持续地创造出优质的IP,可以看到角川在从长远角度考虑,让优质内容持续的创造利润。 另一方面,角川基于厚望的线上媒体平台niconico依然处在烧钱的境遇中,更糟糕的是付费会员数量的持续减少和其他平台的竞争更让公司感到危机四伏。niconico平台想要达到面向全球动漫粉丝的内容传播平台这样美好的愿景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摘要: 网络自出版平台的出现,使得图书生产、分销成本下降到了可以忽略不记的程度。几乎一夜之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出版行业因此受到极大震动。 ... 12岁时,休·豪伊想当作家。35岁时,他称自己“废柴”,因为写作收入始终微薄,养家主要靠老婆。今年,休·豪伊38岁。他还是在写作,只是身份从炮灰型写手变成了金子塔尖那一小撮成功作家的典型,收入数百万美元,粉丝无数,作品影视改编权被好莱坞重金购买。引发如此逆转的,不是上帝之手,而是他在2011年7月30日做的一件小事:绕开所有出版社,在网络上,自己写作,自己“出版”。这种方式,被称作“自出版”。这是全球出版业正在风靡的趋势:作者在没有传统出版商介入的情况下,利用电子图书平台自主出版书籍或多媒体产品,也称为“原生电子书”。“靠自己也能赚到七位数”回到2011年7月30日那一天,休·豪伊把自己的短篇小说《Wool》(中文版译作《羊毛战记》)上传到了亚马逊自出版平台,全文12000字,他花三个星期写完,售价0.99美元。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最后的人类避居地“地堡”。开头是警长霍斯顿决定“出去”——在地堡中,想出去的人通常会被执行死刑,霍斯顿的妻子就因此丧生。但他仍要冒险的原因是,通过搜集妻子生前看过的文件,他发现地堡的运转建立在谎言之上。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想知道真相的霍斯顿最终在毒气中倒下。小说到此,戛然而止。在休·豪伊之前,已经有人通过自出版一飞冲天。2010年1月亚马逊推出数字自出版平台,3个月后时年26岁的女孩阿曼达·霍金就用这个新平台自己出版了小说,到2011年时她的书日销量已过万本,阿曼达也成了超级吸金作家。但豪伊自己一开始预期并不高。2011年10月31日凌晨,当《羊毛战记》电子书卖过千本,他已经激动得睡不着觉了。越来越多读者蜂拥而至,评论、留言、发邮件,问何时能看到下文。豪伊为此加足马力,又用3个月时间写出4本续集,安排新主人公出场,带着读者逐步触及地堡世界的黑暗秘密。2012年1月,他把《羊毛战记》系列的五本书做成合集发在亚马逊网站,售价4.99美元。此时该书已经从短篇变成了15万字的长篇小说。3月,超人气博客网站BoingBoing发表了《羊毛战记》书评,促使这套书跃升至亚马逊科幻类电子书畅销榜榜首。8月,它打入亚马逊书籍总榜前10名,合集中的第三本《灰尘》还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排名第7。那段时间里,《纽约时报》电子书畅销榜单上已经出现了7本自出版小说。自出版作品甚至多次占据榜首,比如E.L.詹姆斯的《五十度灰》系列。“自出版电子书的作者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作家的名单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我们意识到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来临。”自出版服务平台Smashwords创始人马克·柯克说。此时,休·豪伊收入已过百万美元。他从书店辞职,开始全职写作生涯。没有了养家压力的妻子也换了工作。两人还买了套新房子。曾将他拒之门外的各大出版社纷纷回头联系他,想买《羊毛战记》系列的版权。“我只卖纸质书版权,电子书版权我要自己留着。”豪伊放出话来。即便有出版社报出百万价码,他也毫不退步,“我靠自己也能赚到七位数,所以拒绝他们并不是特别难”。最终豪伊选择和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签约,后者掏几十万美元单买了他的纸质书版权——这在业内非常罕见。“我还是自出版作家,出版社只是帮我印刷、分销纸书而已。”作家直接和读者对话为什么继续坚持自出版?豪伊可以举出很多理由。比如,自出版给了他在创作、出版以及后续营销上的自主权,不用受制于出版社。比如,自出版平台给作者的利益分成比出版商开出的优厚得多——通常前者付给作者的版税是书价的70%,而后者版税只有书价的15%至20%。豪伊心目中,自出版带来的最美妙的事则是,作家和读者可以直接互动。不需要等待出版社的反馈,读者们会主动告诉作家:他们期待他写什么。休·豪伊每天都上facebook、twitter和读者交流,还在博客上更新写作进度,登出读者来信,回答粉丝提问。他有时还会组织读者线下见面会。“我原来以为作家的生活会是孤寂幽静的,现在才发现大错特错。”“读者如此喜欢我的书,以至于他们会主动帮我完善它。”豪伊已经拥有了一批主动帮他设计封面、校对文字的死忠粉。他收到过一封读者来信,写信者给《羊毛战记》挑出了161处错误,还列了详细的修改建议。然后豪伊立马更新了《羊毛战记》的版本——自出版的书可以随时修改,这比传统出版的更正体系及时多了。同样因自出版成名的阿曼达·霍金曾抱怨,写博客、发twitter、回复读者邮件这些事,占用了不少她写作的时间。但在各大社交网络和自出版平台上,你还是可以看到霍金活跃的身影。因为她很清楚,作为自出版作家,“你需要让读者了解你这个人以及你写的书,而不是仅仅告诉他们去买你的书”。出版行业大洗牌网络自出版平台的出现,使得图书生产、分销成本下降到了可以忽略不记的程度。几乎一夜之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出版行业因此受到极大震动。翻看亚马逊2012年最畅销图书榜单,线上自出版的作品就占了1/4。其中,有4位作者在亚马逊自出版的书销量超过100万本。从出版业全行业来看,自出版占的比重也在飞快增长。据出版调研与咨询公司Bowker的报告,2012年,美国自出版的书籍共有39万1千种,比2011年上涨了近六成,比2007年的数字翻了4倍多。在英国,2012年自出版电子书的销售额也占到电子书整体销售额的12%。其中在犯罪、科幻,言情、幽默这几种类型书中,自出版作品占到了电子书市场的1/5。不少人认为少了出版社的把关会导致烂书泛滥。实际上,出版社的筛选,同样也导致了很多优秀作品无法和读者见面。阿曼达·霍金在自出版之前曾把17部小说投给诸多出版社,但没有任何一家想出版其中任何一本。她收到的拒绝信装了两大鞋盒。如果不是自出版,今天她很可能依然是个默默无闻的护工。被评为亚马逊2009年度读者最喜爱图书的《帮助》,在出版之前曾被退稿近60次。其作者凯瑟琳·斯多克特感慨:“如果我在第20次,或是第40次的时候放弃了呢?”“究竟有多少作者在第40次被拒后放弃写作?究竟有多少伟大手稿尘封在某处抽屉里?”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问。正是这些问题促使他建立自出版平台。“很多时候,出版商并不总知道人们想要什么,而在他们是唯一的发行途径时,这极大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说这话的乔伊·康拉斯曾写过9本小说,但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他把小说上传到自出版平台后,平均每天都会收到4000美元卖书钱。康拉斯还指出,线上自出版给作家带来了超长的销售时间。相比通常在书店卖上几周或几个月后就会下架的纸质书,电子书几乎永远在售,这意味着作家们有足够长的时间等待读者发现自己。当然也不可能每一本自出版读物都好卖。对于希望通过自出版赚钱的人,写言情小说会是个好选择。因为有数据显示,在自出版界,言情作家的平均收入是其他作家平均收入的2.7倍。打入2012年亚马逊电子书排行榜前100名的自出版作品中,言情小说占绝大多数。如果你写纯文学小说,收入很可能欠佳,不过至少它们避免了永无天日的命运。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三年前,阿曼达·霍金往亚马逊自出版平台上传第一本电子书时,自出版市场还处于萌芽状态。那时她需要全程DIY:制作封面、校对错字、修改版面格式……随着近年来自出版的快速发展,如今为自出版作家提供辅助服务的市场已经出现。现在如果你想自己出一本电子书,唯一必须做的就是在word文档里把书写完。剩下的一切,从编辑、校对,到封面设计、转化格式,再到市场营销,你都可以交给别人,当然,你得付钱。以自出版平台LULU为例,它的网站上有一个自出版市场的页面,点击进去之后,你会看到不同的服务包:付99美元,网站会帮你把文档转化成电子书;付139美元,LULU就会额外帮你分析书的卖点,提供营销建议。不少文字编辑、设计师、书评人也纷纷以“个体户”的形式进入了自出版服务行业。豪伊就曾在博客上给有意自出版的人推荐过一位自由设计师。自出版成功秘籍在自出版这件事上,豪伊如果有什么可后悔之处,那就是起步太晚。有个粉丝翻出了2009年豪伊写的博客文章,在那篇旧文里,豪伊已经谈及自出版的可行之道。比如:作家可以考虑把长篇小说分成系列短篇来写,最初以0.99美元——半杯咖啡或两块口香糖的价格——吸引读者购买;前一本书的情节应为后一本书里的故事埋下伏笔,勾住读者兴趣;与读者保持密切联系,建立自己的粉丝群;然后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对照他后来的成功之路,你会发现,他完全践行了此文中的招数。在阿曼达·霍金身上,也可以看到这些方法的影子。粉丝们赞叹豪伊“神一样的预言能力”。豪伊自己则后悔2009年时没有将想法付诸实施。他时常在博客里鼓动读者:立即开始。前段时间,豪伊收到一封读者来信。写信人叫马特·卡迪什,他从2009年开始写科幻小说,花了四年时间完成,正要寻找出版社时,看到了《纽约时报》对豪伊故事的报道。受到启发的卡迪什也在今年7月初把书上传到了自出版平台。仅仅一个月,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他的书卖了1000本。在信的末尾,自出版新人马特对豪伊说:“希望未来某天,我能和你一样成功。”

本文由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角川将通过DWANGO的视频发布平台加强动漫等软件

上一篇:残冬寒冬战士》概念艺术,早前《United States队长 下一篇:影片还在制作中,1、Ayr莎Edie娜梅泽尔配音/演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